<source id="z4iti"><menu id="z4iti"></menu></source>
  • <ruby id="z4iti"><meter id="z4iti"></meter></ruby>
    <wbr id="z4iti"><menu id="z4iti"></menu></wbr>

    <rt id="z4iti"></rt><wbr id="z4iti"><menu id="z4iti"></menu></wbr>

    1. <tt id="z4iti"><noscript id="z4iti"></noscript></tt>

      論語的種子:顏淵子路

      2022-07-18 00:54陸春祥
      湖南文學 2022年7期
      關鍵詞:孔子老師

      陸春祥

      又回到以前的課堂上,孔門弟子要集中討論“仁”的問題。

      顏淵問孔老師什么是仁?

      孔老師答:克己復禮為仁。一日克己復禮,天下歸仁焉。為仁由己,而由人乎哉?

      顏淵繼續問:老師能不能說得再具體一點?

      孔老師繼續答:非禮勿視,非禮勿聽,非禮勿言,非禮勿動。

      顏淵聽了,若有所悟:我雖不夠聰明,也要努力去做到老師剛剛說的這一些。

      孔老師的一答,關鍵句“克己復禮”。不過,理解起來,有兩種解釋針鋒相對:

      一種常見的主流派,將這個成語分成兩個動賓結構:克+己,復+禮。約束我自己來踐行禮。什么需要約束?自己的私欲。什么需要踐行?內心原有的道德秩序。仁有了,孔老師假設:假如每一天都克己復禮,那天下與我都會進入一種仁的狀態了。而要想很好地行仁,必須從自我做起,難道還要別人先做起嗎?

      另一種是傅佩榮先生的解釋,他將“克己復禮”看成是一個完全的句子,他將“仁”看作是人生的正途,且重點在前面兩字:自覺自愿,自主而自動,去實踐禮的要求??桌蠋熯@個假設,傅先生認為:不論什么時候,只要他能夠自己做主去實踐禮的要求,天下人都會肯定你是走在人生正途上。

      不過,我看傅先生的解釋,只是將主流派更進了一步:既然約束了自己,也是一種自覺自愿,那就依然可以回歸到主流。

      孔老師的二答,是四個關鍵的告誡,“非禮勿”后的填空:看、聽、言、做。如果不合乎禮,那么,這四個方面,都不要去做。

      看還是不看,聽還是不聽,說還是不說,做還不是不做,主動權皆在自我,只是,如果沒有足夠的學習,不清楚禮的規定與范圍,心中無禮的辨別儲備,那就會被動接受“非禮”的東西,或者說蒙在鼓里也不知道。

      顏淵是孔老師最好的學生,他自己理解了仁,表示會盡最大努力克服那些邪惡的思想、偏差的觀念,踐禮達仁,使社會回到老師所稱贊的有秩序的美好時代。

      我讀小學才知道孔子,正是批林批孔的時候。我們并不知道“評法批儒”是怎么回事,只聽老師說孔子是古代大儒,是封建制度的維護者,他要維護自己的利益,才念念不忘去復辟他的禮,而要復辟的人,肯定不是什么好人,他們都想回到舊社會,袁世凱要復辟,張勛要復辟,都是十足的壞人,隨后就有人喊口號:狠批“克己復禮”,打倒孔老二!

      街上到處都是大字報,我表舅媽,地主成分,大字不識,批斗的時候,也被五花大綁押到臺上,和孔老二(強迫老教師扮演孔子,戴著高帽子)一起批斗,一群紅衛兵開始喊:不忘階級苦,打倒地主婆,打倒孔老二!

      彼時的《論語》課堂,已經徹底被打翻,我們甚至都不知道《論語》。

      仲弓問仁。

      子曰:出門如見大賓,使民如承大祭。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在邦無怨,在家無怨。

      仲弓聽了老師的教誨后說:我雖然不聰明,也要努力去做到這一些。

      這里,仁出現了意思的變化??桌蠋煹娜?,分兩個層面理解:

      走出家門,像去接待貴賓那樣使喚百姓,像承辦重要祭祀大典那樣。真有貴賓嗎?還不是一般的貴賓,是王侯一樣的大貴賓。真有祭祀嗎?還不是一般的祭祀,是如國家大祭一樣的重要祭祀。其實沒有重要貴賓,也沒有重要祭祀,孔老師是比方,是強調,與人交往要存敬畏守禮節,保持謹慎。

      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這是強調恕道。工作與生活的兩個“無怨”,則在勸人冷靜與節制。

      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

      雖然自己做不到,但我們常常這樣勸別人,而且還苦口婆心地勸,理直氣壯地勸,要求對方無條件執行。家長們將孩子送往各種各樣的培訓班,有不少可以歸入此類,不少孩子都不具備某種藝術的天賦,強逼著學,花了大量的學費,孩子在少年或者成年后完全放棄的太多太多。財枯,學生累,家長也疲,何苦來哉?

      如果將其當作一條恕道,那么,則完全可以推而廣之。整個政策的出臺,整個國家的治理,皆應該站在對方的立場思考問題,而事實上,從歷史看,大部分的王朝,皆以儒道為主來治理國家。水可載舟,水亦可覆舟,那水就是不能強施的民意,要順應,要疏,而不能逆,更不能堵。

      我甚至以為,這八個字,還可以將其看作是一條寬恕自己與他人的人生智慧,他人不愿意,何必強求呢?留一點遺憾與欠缺吧。這樣一想,己不欲,就不會施于人了。清道光二十五年(1845),曾國藩晚年,將他的書齋命名為“求闕齋”,編有《求闕齋讀書錄》四卷。曾的意思相當明了,做人做事不能太圓滿了。嗯,魏徵早就告誡:自滿者,人損之;自謙者,人益之。

      仁是個大問題,是孔老師教學一以貫之的核心思想,許多同學在問,司馬牛也問了。

      子曰:仁者,其言也讱??桌蠋熓钦f,行仁的人,說話都非常謹慎。

      司馬牛再問:其言也讱,就可以稱得上是行仁了嗎?

      孔老師再答:這極難做到,一般人說話做不到非常謹慎的!

      雖是答仁,但一看就知道,孔老師又在因材施教了。

      司馬耕,字子牛,這位同學有一個顯著的毛病,就是多言而躁??桌蠋熯@里從言語著手,其實也符合他說過的“剛毅木訥近仁”的主張。

      慎言,不是開玩笑的。

      唐李肇的《唐國史補》卷上,郗昂有三次口誤,這還僅僅只是說錯了話。

      郗昂與韋陟(韋安石),是很要好的朋友。有一天,他們在議論國朝宰相的人品問題。

      韋陟問:依你看,哪一個最沒有德行呢?

      郗昂答:韋安石啊。

      話一說完,郗昂就知道說錯了,不好意思,急忙跑掉。在大街上,郗昂碰到了好朋友吉溫。

      吉溫問郗:您為什么走得如此急急忙忙???

      郗昂答:剛剛在和韋尚書談我朝宰相哪個最無德,我本想說吉頊的,卻說成了韋安石。

      說完這一句,郗昂朝吉溫仔細看了看,哎,不對,又說錯了,吉頊是吉溫的大伯呢!郗昂鞭打快馬,落荒而逃,到了好朋友房琯宰相的家里。

      房宰相握著郗昂的手,熱情地慰問:什么事將老兄搞得這么狼狽???

      郗昂又把事情講了一遍,然后道:我本想說房融最無德的。

      結果又說錯了,房融是房宰相的父親呢。

      郗昂一天之內得罪了三個人,滿朝驚嘆。但只有韋安石和他絕交了。

      司馬牛問題多,因為關鍵處他總是不太明白,這一天,他又問孔老師什么是君子。

      老師答:君子不憂不懼。

      司馬牛想聽聽下文,但老師說完這一句,就停下來,不再回答。

      司馬牛眼里充滿了疑惑:不憂愁,不害怕,這樣就可以稱得上君子了嗎?

      孔老師笑笑:你如果做到不斷反省自己而問心無愧,那又憂愁什么?害怕什么?

      《子罕》中,孔老師對智者、仁者、勇者下過這樣的定義:智者不惑,仁者不憂,勇者不懼。智者、勇者,都好理解,唯有仁者,極其復雜,孔老師在不同的場合都有不同的回答,但孔老師認定,只有仁,才能讓人走向正途,才能不憂。

      孔老師答司馬牛,依然是有前提的,朱熹講是“向魋作亂,牛常憂懼,故夫子告之以此”。

      向魋即桓魋,宋國的司馬,實權派,而且是司馬牛的親哥哥,孔子離曹過宋,魋欲殺孔子,孔子只好微服離宋。向魋為什么要殺孔老師?因為宋景公喜歡孔子,如果孔子留在宋國,向魋怕失勢,盡管是弟弟的老師,也要殺。司馬牛是為了自己而憂,而孔子又因材施教鼓勵他:你內心清朗了,就會不憂不懼。

      盡管老師這樣解釋,司馬牛還是憂,他接著問的第三個問題是:人皆有兄弟,我獨亡(無)。

      子夏同學當時應該也在場,因為這里只出現了子夏的回答,或許,子夏就是轉述老師的話:“商聞之矣:死生有命,富貴在天。君子敬而無失,與人恭而有禮。四海之內皆兄弟也,君子何患乎無兄弟也?”

      司馬牛的話讓人深思。他明明有五兄弟,上有兩個哥,下有兩個弟。為什么還說沒有兄弟呢?!

      《左傳》記載,桓魋兄弟五人:向巢、桓魋、子牛(司馬牛)、子頎、子車。因宋桓公有個兒子叫肸,字向父,向父的后人有的就稱向氏,桓魋的大哥向巢便是其一?;隔s原叫向魋,后改桓魋。司馬牛兄弟五人,在宋國都相當不錯。老大任宋國左師,軍隊統帥;老二為司馬,握有兵馬實權,國君極為寵信;老三身為貴族,是孔子的學生,有自己的封邑;老四、老五跟著老二做事,威名也顯赫。

      司馬牛說自己沒有兄弟,主要原因還是二哥的作亂不軌,其他兄弟死的死,散的散,平時來往也不多,故而有此傷感之語。

      死生有命,富貴在天。每遇各種不測事件,現代人常常將這一句掛在嘴邊,一般都是對事件中的主角表示同情與惋惜。命與天,皆為人各種遭遇的被動安排。

      一家三口,氣喘吁吁地趕到登機口,門剛剛關閉。他們看著飛機滑出跑道,飛上了藍天,瞬間,又掉了下來。一家人目瞪口呆。此刻,他們在想什么?如果是中國人,他們一定會想到子夏說的這一句。如果是外國人,則會雙手合十連喊我的上帝。

      上世紀九十年代,敝鄉第一批買XH牌摩托車250型的十九個人,先后都出了車禍,大部分重摔而亡,令人唏噓不已。是車的質量?是路況(以前沒有柏油水泥路)?是速度(含炫耀)?是突發碰撞?是車技?都是,也都不是。反正車毀人亡是事實。

      子夏拍拍司馬牛的肩膀,安慰他:四海之內皆兄弟也。

      大前提,你是態度認真而言談舉止都合適的君子,你是對人謙恭而往來都合乎禮節的君子。結論:四海之內,都可以稱兄道弟的,何必擔心沒有兄弟呢?

      《山海經·海外東經》中有君子國:

      在其(奢比尸)北,衣冠帶劍,食獸,使二大虎在旁,其人好讓不爭。有薰華草,朝生夕死。

      奢比尸的北邊是君子國。君子國的人個個衣冠楚楚,人人都佩寶劍。他們都飼養野獸,身旁總有兩只大老虎陪伴。君子國的人性格謙和,為人忍讓不好爭斗。君子國有一種植物叫薰華草,壽命極短,早晨生長,晚上便會枯死。

      《桃花源記》中的桃花源,陶淵明借別人的眼記錄下了典型的君子村。場景太熟悉,你自己想一下,我不展開了。

      《鏡花緣》四十五回中,林之洋一行到了君子國,此國中:

      耕者讓田畔,行者讓路。士庶人等,無論富貴貧賤,舉止言談,莫不恭而有禮。

      行路有人讓行,所有人都彬彬有禮。更讓人驚奇的是:市場交易中,賣主力爭要付上等貨,受低價;買主力爭拿次等貨,付高價。而且,這個國家風清氣正,沒有拍馬送禮跑官要官等丑陋現象,國主嚴諭:臣民如將珠寶進獻,除將本物燒毀,并問典刑。真是一個君子的國度啊,從上到下都是君子。

      在君子國、君子村里,所見到的都是美好。而君子,最要具備的是胸襟,相同的追求,相同的審美,甚至相同的氣場。

      但你知道的,如此美好的君子國其實不存在,它只是一種烏托邦式的理想,只是現實反差映照產生的一種幻想。

      大家都是君子,自然都可以稱兄道弟了。

      子夏再次寬慰眼前這位同學:司馬牛啊,你還有什么好擔心的呢?

      蘇東坡對蘇轍玩笑說:吾上可陪玉皇大帝,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兒,眼前見天下無一不好人。

      蘇東坡寬容豁達,他雖官場不順,人生曲折,遭多少人落井下石,但他沒有自怨自艾,統統一笑了之,他明白,看天下都是好人,天下看他自然也是好人。

      著名的子貢問政來了。

      子貢問政。子曰:足食,足兵,民信之矣。子貢曰:必不得已而去,于斯三者何先?曰:去兵。子貢曰:必不得已而去,于斯二者何先?曰:去食。自古皆有死,民無信不立。

      程頤評價:孔門弟子善問,直窮到底,如此章者,非子貢不能問,非圣人不能答。

      充足的糧食,充足的軍備,百姓信賴政府,這樣的政府,誰也不能打倒他。

      朱熹評:倉廩實而武備修,然后教化行,而民信于我,不離叛也。

      治理國家,道理就這么簡單。

      精彩處是子貢的假設,三者中必須減掉一個,減什么?必須再減掉一個,再減什么?這是邏輯追問,將人逼到墻角的追問?;蛟S子貢心里早就有判斷,但他想聽聽老師是怎么說的?;蛟S,子貢心里根本就沒底,模糊得很,他問老師,就是想徹底弄清楚。

      軍備是率先減掉的選項,在孔子心中,天下大統,天下太平,人民安居樂業,沒有你爭我斗,而軍備,是兩面鋒利的刀刃,既是國家安全的保證,也是戰爭頻發的源頭。但不打仗,總是可以活下去的。

      糧食與信賴之間,為什么信要重于食?民無食則死,自古皆有死;而民無信不立,無信則必渙散斗亂,與敗亡沒什么區別,活著也是受苦。如果有信,雖一時困苦,終究必會有食。為什么人們會說,寧死也不失信于人?

      孔老師強調信的言外之意還有什么?信還是文明社會的標志之一。有信的政府,在教化與道德上,都具備了充分的責任能力,百姓希望生活在這樣的國家中,也愿意與國家共生死存亡。

      百姓吃飯問題不是不重要,而是政府的信用更重要,一個失信于民的政府,同樣是自絕于百姓。

      子貢還向孔老師問士,這個問也很著名:真正的士,要具備怎么樣的條件?

      子曰:行己有恥,使于四方,不辱使命,可謂士矣。

      自己有操守,還能出使外國,很好地完成君主交給的使命,這就可以稱士了嗎?子貢不相信,這么簡單就可以稱士了,他繼續問老師:還有其他人可以稱士嗎?老師答:宗族稱孝焉,鄉黨稱弟焉。孝順父母,尊敬長輩,這是基本道德呀。老師,還有其他人可以稱士嗎?老師再答:言必信,行必果,像石頭般堅毅的小人物,也可以稱士。

      子貢若有所悟,轉而再問老師:現在從政的那些人如何呢?

      孔老師嘆了口氣:唉,都是些斤斤計較的小人,那些人還提他們干什么!

      不辱使命很難,前面已經說到過蘇武。

      按布衣的排法,言必信,行必果,這一類的士應該和不辱使命的士一樣,都屬于第一等,而孝順與尊敬,則是士的必備條件。

      其實,本章的精彩之處是孔老師的最后一答,用現實的政客與理想中的士對比,現實就清楚得很,這些人就是目前國家貧窮落后、連年戰亂的重要根源。

      子貢還有問題:老師,一個人,一鄉的人都喜歡他,此人如何?

      孔老師答:不怎么樣。

      子貢再問:那一鄉的都討厭他,此人又如何?

      孔老師再答:也不怎么樣。子貢啊,我以為比較可取的人應該如此:一鄉的好人都喜歡他,一鄉的壞人都討厭他。

      人不可能討好每一個人,讓一鄉的人都喜歡,沒必要,也做不到,好人喜歡,壞人討厭,這已經極會做人。

      八面玲瓏的人,一定會用假話來表達某種不喜歡。

      子貢問完,子張接著來問。

      子張問政。子曰:居之無倦,行之以忠。

      孔老師的兩個觀點很明確:你在職位上不要倦怠,你執行職務時態度要忠誠。

      孔老師要求雖然簡單,卻是公務員必須具備的兩個基本素質。

      比如不倦怠。永遠保持當初入職時抖擻的精神狀態,極難。新鮮感逐漸減弱,麻煩事不斷出現,應對能力捉襟見肘,差錯越來越多,于是就常常心煩意亂了。身處官場,不倦怠地愛民,不是一般的要求。

      子張知道,孔老師要他多愛民,做起來好難,努力吧。

      子張接著再問:讀書人怎么才能做到通達的境界?

      孔老師追問:你所謂的通達是指什么?

      子張答:在諸侯之國有名聲,在卿大夫家中也很有名聲。

      孔老師答:你那是成名,不是通達。通達的人,一定正直而有信義,仔細觀察別人的言行,總是考慮如何退讓。如果這樣做了,在國內,在卿大夫家中,都會受到敬重。好名的人,表里并不如一,自以為很成功,那也只是在國內、在卿大夫家中有點名氣而已。

      如何追求名?孔老師以“達”參照對之。這一記警鐘,長鳴至今。

      縱觀歷史,追求名利者,淡泊名利者,這兩類人都是比較明顯的。人為財死,鳥為食亡,是前者抱定的宗旨。光宗耀祖,孜孜以求考功名,甚至“惟有飲者留其名”,也都是前者的各種延伸。

      其實,追求名利沒什么不妥,它是讓人前進的強大動力,如同財物一樣,只要追求方式得當,于己于國于天下,皆是好事。只是不擇手段的人多了,人們才會那樣反感,不過,人們肯定不是反感名利??桌蠋熞仓皇侵赋鲎訌埜拍畹幕煜?,要務實,不要去追求什么虛名!

      以前網上看到兩個段子,都是關于裝的,挺有趣,錄于此。

      一個是童話大王鄭淵潔的。說某次筆會上,鄭大王被一個作家問道:你有沒有看過俄羅斯某某作家的書?鄭大王搖搖頭,對方大驚:你連他的書都沒讀過,你怎么寫作?輪到鄭大王發言時,他說:我最近在看庫斯卡婭的書,特別受啟發,諸位都看過嗎?在座大多數人都點頭表示確定,鄭大王笑笑說:這個名字是我瞎編的。鄭大王說,從此,他再也沒有參加過作家筆會。

      某次,溥儀去故宮參觀,看到墻上掛著的照片說:這不是光緒帝,這是醇親王載灃。工作人員看看他說:我們是專門研究歷史的,你懂還是我們懂?溥儀答:我是不懂歷史,可我爹我還是認識的!

      魯哀公向孔子的學生有若請教:今年收成欠佳,錢不夠用,怎么辦?

      有若答:為什么不抽十分之一的稅呢?

      哀公嘟噥著:十分之二還不夠呢,怎么可能抽十分之一!

      有若一針見血指出:如果百姓夠用,您怎么會不夠用呢?如果百姓不夠用,您怎么可能夠用呢?

      有若的話,可以代表孔老師的觀點:藏富于民。

      但我們得查一下魯哀公問計時的背景?!蹲髠鳌酚涊d,哀公十二年,魯國連續幾年因蝗蟲鬧饑荒,又與周邊國家關系不好,多年用兵,還要備戰,國家確實面臨比較大的考驗,哀公或許就是此時問的計。

      有若從百姓的立場出發,他的推理,簡單而明白,小河有水,大河怎么會沒有水?小河沒有水,大河怎么可能有水呢?

      從歷史進程看,統治者常借口各種原因臨時加稅,嘴里雖掛著民,他們也懂唇亡齒寒,但終究還是以他們自己為重,民不聊生乃常態。

      元朝皇帝濫加賞賜,這是他們的傳統,為的就是籠絡權臣武將的人心,使他們死心塌地賣命。忽必烈在位期間,連年戰爭,耗去大量錢糧,他晚年時,國家財政近于崩潰邊緣。至元二十九年(1292),中書右丞相完澤上奏:本年朝廷財政赤字已經高達六十六萬零二百三十八錠(元鈔),占全年財政收入的百分之二十二以上。元武宗繼位不到半年,賞賜和揮霍了四百二十萬錠,而支持他上位的宗室求賞的一百萬錠,竟然先打了欠條。元中期的三十九年時間里,居然有九個皇帝,平均四年多換一個,換了皇帝就要大肆賞賜。而且,元代盛行包稅制,商人通過招投標對一個地區或一個稅種進行承包,少收賠補,多收留成,看似節約征管費用,實際上,百姓吃夠了苦頭,那些貪得無厭的承包商會怎么收稅呢?想一想就清楚了。

      百姓活不下去了,揭竿而起的事隨時都可能發生,餓死是死,造反也是死。

      君君,臣臣,父父,子子。

      這是孔子對齊景公問政時的回答。君要像個君,臣要像個臣,父要像個父,子要像個子。四個并列詞組中,前一個為名詞,后一個名詞作動詞,簡單的主謂結構,一句話,君臣父子都要努力成為理想中的君臣父子。

      此時,齊景公其實被大夫陳氏架空,身邊又多奉承拍馬之徒,他也不立太子,孔子的話顯然是有所指。齊景公似乎有點聽進去了:您講得太好了,如果君不君,臣不臣,父不父,子不子,就算糧食再多,我都沒有辦法吃到??!

      的確如此,萬物并行而不相害,道并行而不相悖,每個人各安其位,這個社會就有秩序了。

      古人為此還特意造出一個“弒”字,臣殺君,子殺父母,都叫“弒”。

      《論語》是個筐,什么東西都往里面裝,且《論語》中的句子本來就有多重解釋,董仲舒獨尊儒術,將其演變成“三綱五?!?,漢武帝開心壞了,君權,父權,夫權,皆應集于我皇權,皇帝為一國之本,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!

      孔老師似乎有點冤,搖頭嘆息:我有講過這樣的意思嗎?你們為什么總是曲解我的原意??!

      如何治理國家,如何管理人民,孔子經常被人問到這些問題,有學生,有各國大夫。有一天,季康子來問了,連問三個關于政治及具體辦案的問題。

      一問政,孔子答:政者,正也。子帥以正,孰敢不正?

      政的意思嘛,就是做人正直,行事正道,您帶頭這么做,還有誰敢不跟您這么做呢?孔子答完,正臉看著季康子,季康子連連點頭,確實,上行就會下效。

      季康子若有所思,再問:如殺無道,以就有道,何如?

      孔子對曰:子為政,焉用殺?子欲善而民善矣。君子之德,風,小人之德,草。草上之風,必偃。

      季康子簡單以為,殺掉為非作歹的人,親近修德行善的人,就是走正道。對此,孔老師并不贊同:為什么要殺人?還是上行下效問題,您有心為善,百姓就會跟著為善了。我這么跟您打個比方吧,領導人的言行,性質有點像風,百姓的言行,性質有點像草。風吹在草上,草肯定跟著倒下??鬃拥囊馑己苊鞔_,政治責任,在上不在下,下頭出問題,根子在上頭。

      季康子總算有點聽進去了,孔子是在勸說自己要起表率作用呢。此時,他又想到了魯國國內近期盜賊猖獗的問題,立即又問孔子有什么對付的辦法,孔子沉著地答道:如果您自己不貪求財物,即便獎勵他們去偷,他們也不會去!季康子聽了,呵地一聲:還是要我從自己做起呀,節制私欲,影響百姓。

      彼時魯國,諸侯架空,三家大夫掌權,家臣也效尤背叛,《八佾》開頭那場超標舞會,就是季康子的爺爺季平子搞的,他們季家位高權重,自己就不正,成堆的問題接踵而至,季康子來問孔子,孔子正好借機說事,針砭時局與朝政:我是這么認為的,怎么做是你們自己的事!

      樊遲出場。遲嘛,有點遲鈍,他屬于那種經常需要老師與同學點撥的學生。

      其實,樊遲已經在《雍也》中出現了,彼時,他知道自己的智商,于是就向孔老師問知,老師答:務民之義,敬鬼神而遠之,可謂知矣。專心服務好百姓,與鬼神保持適當的距離,這樣就是明智了。顯然,老師并沒有認為樊遲愚笨。

      同時在這個場合,樊遲第一次向孔老師問了“仁”,老師這樣答他:仁者先難而后獲,可謂仁矣。

      先努力做事,就會有成果收獲,這樣就是行仁。

      哈,又是因材施教,孔老師知道,對于樊遲,他要有出息,還是需要比別的同學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行。

      樊遲第二次問知。子曰:知人。

      了解別人就是明智嗎?樊同學一時有點摸不著頭腦,老師這一回的答案怎么與前次不一樣呢?孔老師見樊遲不停撓頭,只好再次開導:舉直錯諸枉,能使枉者直。問到這個份上,樊遲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再問了。

      樊遲退出老師的房間,正巧碰到子夏同學,他連忙請教子夏:剛剛我見孔老師,向他請教如何明智,老師說,提拔正直的人,堅決撤換偏曲的人,老百姓就會順服;如果提拔偏曲的人,放著正直的人不用,那么,那些人就會欺上瞞下,玩弄權術,百姓就不會馴服。這不是老師以前和魯哀公說的嘛(見《為政》),干嗎和我說?我實在不懂。

      子夏答:老師這句話的含義實在太豐富了,舜治理天下時,在眾人中將皋陶選拔出來,那些偏曲之徒就沒有市場了;湯治理天下時,在眾人中將伊尹選拔出來,那些偏曲之徒就沒有市場了。

      其實,樊遲這次問孔老師的前面一句是仁,孔老師只答他兩個字:愛人。這和樊遲第一次問仁的意思也不一樣,“愛護別人”,孔老師的意思也不難懂,孔門弟子,大多會出去做官,雖然官職有大小,但對官員的要求應該是一樣的,除了勉勵樊同學要努力以外,還要學會愛人,并正確選拔人才,知人善任。

      樊同學第三次問仁,子曰:居處恭,執事敬,與人忠。雖之夷狄,不可棄也。

      態度莊重,做事認真,待人真誠。你如果做到了這三點,即便派你去偏遠落后地區做官,這三條也不能少!

      偏遠落后地區,人少地薄,事情要少得多,即便如此,也要努力將這三條做好。宋代胡寅,《論語》研究專家,他寫有《論語詳說》,他研究出樊遲三次問仁的次序是這樣的:這第三條為最先,《雍也》中的是第二次,仁者愛人是第三次。胡寅按境界高下分順序,但事實上,誰也弄不清樊遲問仁的時間。

      樊遲同學,智商不能與子貢他們比,但真誠,孔老師還是喜歡的。某次,他趁陪同老師在舞雩臺下游覽時,又問了老師三個問題:崇德,修慝,辨惑??桌蠋熈⒓幢頁P:問得好。第一個是問如何增進德行的,孔老師答:努力做事,然后再想報酬。第二個是問如何消除積怨的,孔老師答:反省自己的過失,不去攻擊別人的過錯。第三個是問如何辨別迷惑的,孔老師答:不要亂發脾氣,時刻不忘自己與父母的安危。

      孔老師贊賞樊遲三問,是基于他問了關鍵性的關于人的修養問題,這三答,雖未給所有人提供提高修養的路徑,但至少對樊遲是有針對性的。

      舞雩臺,也叫舞雩壇,它在曲阜城南沂河之北,原為魯國祭天求雨的祭壇。應該是一座高大的土臺,孔子師生在臺邊言過志,也是他們常游賞的地方。

      我去曲阜的舞雩臺,那兒有一個大的廣場,青石欄桿圍著舞雩臺的殘基,看介紹,臺基東西一百二十米,南北一百二十五米,殘高七米,臺四周柏樹細枝高聳,臺上還有不少桃杏楊柳等樹。內有兩塊高高的石碑,一題“舞雩壇”,一題“圣賢樂趣”,有游人在碑旁嘻哈照相??粗莾蓧K新碑,我的思緒一下子又回到了課聲朗朗的《論語》課堂上,又見曾晳言志,又見樊遲問仁。

      子曰:君子成人之美,不成人之惡。小人反是。

      這應該是孔老師在課堂上常掛在嘴邊的,但不是他的原話。這是句春秋格言,早就被人們所熟悉,《谷梁隱公元傳》曰:《春秋》成人之美,不成人之惡。

      許多花前月下的故事,最后圓滿,都會有一個成人之美的人物出現,或者,幾方利益發生沖突時,也會有一個成人之美的犧牲者出現。

      如若不成人之美,弄不好就是小人行徑。

      要不是法海和尚一直盯著白娘子不放,那許仙與白娘子的幸福生活就會長久下去,可是,法海卻一直在做惡人。

      小人我們不喜歡,毛澤東也不喜歡。

      李銀橋回憶說,一九五八年,毛澤東在上??础栋咨邆鳌???吹健版偹币荒粫r,他老人家拍案而起:不革命行嗎?不造反行嗎?演出結束后,領袖照例要和演員們見面,他用兩只手同“青蛇”握手,用一只手同“許仙”和“白娘子”握手,而對那個“法?!?,他老人家看也不看。

      不過,成人之美也有極大的風險,心是好心,但事情往往會辦砸了。

      子路已經出現多次,這次,他總算緊跟著《顏淵》,以專題形式出場。

      依然是問政。子答:先之勞之。

      子路再請:老師多說幾句吧。子答:無倦。

      孔老師回答了那么多人的問政,到了子路這里,只有四個字:帶頭做事,努力做事。就這么簡單?老師再給些指點吧??桌蠋煷穑翰灰氲?。

      領導人身體力行做表率,做一件事,做一天事,都簡單,難的是長期保持。這依然是孔老師向季康子提請注意的上行下效問題。

      呂元直作相,治堂吏絕嚴,一日有忤意者,遂批其頰。吏官品已高,慚于同列,乃叩頭曰:“故事,堂吏有罪,當送大理寺準法行遣,今乃如蒼頭受辱。某不足言,望相公存朝廷事體?!眳未笈唬骸敖裉熳友残液5?,大臣皆著草履行泥濘中,此何等時,汝乃要存事體?待朝廷歸東京了,還汝事體未遲在?!崩粝囝櫡Q善而退。(陸游《老學庵筆記》卷二)

      呂宰相確實厲害。沒有多少官員敢打下屬巴掌,除非那些暴戾之徒。但呂宰相打得有理有據,也給別的官員一個相當響亮的教訓。

      這個挨巴掌的官員,平時一定官僚主義,做什么事都只動嘴不動手,不肯做表率,當太平官糊涂官。你看,連皇帝都親自下到一線了,那些高級別的官員都不管身份,還保持勤勞的本色,他們都知道,如果江海河流不治理好,很容易出問題的。

      反過來看,這個官員,還真是保持本色,平時怎么做現在也怎么做,皇帝來了,我這個品級的官員,只能后面打打醬油,瞎起勁干嗎?

      從政倦怠這個話題,孔老師前面對子張已經說過了,換現在,就是懶政,話題太大,不再展開。

      子路繼續問老師:假如衛國國君請您去主政的話,您準備先做什么?

      孔老師答:如果一定要我做的話,先正名分吧!

      子路顯然不贊同老師的話:老師您真是迂腐呀,名分有什么好正的呢?

      孔老師立即放下臉教訓:子路,你真是粗野!君子對于自己不懂的事,先不要亂說。然后,孔老師一字一句說出他的觀點:名不正,則言不順;言不順,則事不成;事不成,則禮樂不興;禮樂不興,則刑罰不中;刑罰不中,則民無所措手足。

      子路確實魯莽,孔老師其實每句都是有所指的,他先要衛國正名分,是因為國君衛輒在位多年,其父蒯聵原來就是世子,卻久久不得繼位,孔老師認為,他們父子的名分皆有待糾正。這個背景,我們在子路之死中已經說過。

      孔老師的觀點,從詞句看,是修辭上的頂真,連環推理,一環扣一環,從名分不正的弊端開始,一直推理到刑罰無濟于事,百姓就會惶惶然不知所措,這是大問題,因此,君子定名,一定要讓它說得出口,不僅說得出口,還要做得到??桌蠋熯€再三告誡,君子對自己的言論,一定要慎之又慎!

      子路或許是急了,竟然跟老師頂了嘴,直率的性格溢于言表??组T學堂中,和老師頂嘴過的學生極少,除了子路,還有那個大白天睡覺的宰予。

      就衛國君位難題,王陽明設想了一個完整的情節鏈條,讓事情圓滿解決:

      孔子的高尚品德,感動了衛輒,衛輒明白,不孝順父親就不能做一個真正的君子。他痛哭失聲,將父親接回來,蒯聵也被兒子的行為感動。蒯聵回國后,衛輒將國家大權交給父親,并請求殺頭謝罪。蒯聵已被兒子徹底感化,中間又有孔子真誠調停,他決定讓兒子繼續執政。衛輒于是公布自己的罪行,打報告給天子,并通告諸侯,一定要將國政還給父親。蒯聵和大臣百姓都贊賞衛輒的悔改,也打報告給天子,并通告諸侯,一定要衛輒繼續做他們的國君。衛輒萬般無奈,率領眾大臣和全國百姓尊父親為太上皇,使其過好晚年生活,然后,自己重新做了國君。如此,國君,大臣,父親,兒子,各守自己的本分,名正言順,衛國大治。

      孔老師說的名,其實是指為政的指導思想,是大方向問題。

      后人常常不斷引申。比如名分。

      明正德十六年(1521)四月,武宗皇帝朱厚照死了,他無子,遺詔以父皇孝宗帝的親弟興獻王之子朱厚熜承襲皇位。十五歲的朱厚熜就成了明朝的第十一位皇帝——嘉靖帝。對小朱來說,這是一次大逆襲,但他還沒來得及高興,朝臣們就告知他,今后,他稱其父親興獻王只能稱皇叔考,稱母親只能稱皇叔母,而要尊故去的孝宗皇帝為皇考,尊當今太后為母后。嘉靖偏不信這個邪,父親怎么可能成為皇叔!在著名的“闖宮哭諫”事件中,兩百余位群臣來到左順門外痛哭流涕,迫使嘉靖讓步,但嘉靖下定決心抗爭,他的應對方式相當簡單粗暴,除年老體弱的,剩下的一百多位大臣全都廷杖,其中十六人當場斃命,群臣只得集體讓步。一直到嘉靖二十四年,重修的太廟中,正式加入了嘉靖父親興獻王的牌位,這場大禮儀之爭才得以告終。名分之爭,前后長達二十四年。嘉靖只是為父親正名嗎?其實不完全是,突然當了皇帝,在朝中毫無根基,他就是想通過為父正名,來鞏固他的皇權。

      再將此引申至名片之名。

      明朝沈德符《萬歷野獲編》卷二十六有《私印嗤鄙》,寫了各式各樣招搖的名片,一些人為了這個名,想盡一切辦法,為的就是想要一個名正言順。

      沈德符介紹名片,布衣我哈哈諧解。

      英宗朝,桂廷珪,做某錦衣衛指揮老師,他印的名片是:錦衣西席。這就好比說我是韓信的老師一樣。洗馬江朝宗的女婿,甘崇,印的名片是:翰林東床。這就好比說我是秦檜的女婿一樣。松江徐文貞長孫孫元春,做太常卿,他印的名片是:京朝三世肩輿。這是向人夸耀,我們家三代都有小轎車坐。吳江給事李周策的大兒子,他的名片上印著:禮科都諫長公子印。這也等于說,我是宣傳部處級干部李某的大兒子!我(作者沈德符)家鄉一秀才,他祖父曾經做過太守,他給我的名片是:二千石孫。呵呵,這也等于告訴別人,我爺爺是享受過太守俸祿的。某太學生,則更干脆,印的名片是:天子門生。難道我不是天子門生嗎?你敢說我不是嗎?!吳中一少年的名片上這樣印著:江南第一風流才子。難道就唐伯虎可以???

      秦淮的妓女,也有名片,有一妓這樣印她的名片:同平章風月事。同平章事,至少三品,正部級??!不是吹的,憑我的姿色,憑我接待各位達官顯貴的經歷,我怎么也有這樣的江湖地位吧!

      也許只有皇帝不用名片,他就是天下第一,用不著印,如果國際交流,那也不用印,國璽一蓋,就是名片。

      現在,“正部級”妓女肯定沒有了,她們沒這個膽子,也沒這么笨,她們的身份,大多轉換為,某某名校學生或者某某名模。她們知道,少數男人就是好這一口。

      現代寺廟,和尚也有名片:某某寺方丈(享受副處待遇)。

      現代小學生,也這樣印著名片:某小學某班學習委員(享受正班級待遇)。

      我相信,今后相當長的一段時間,各種名片還會一直騙下去。

      責任編輯:胡汀潞

      猜你喜歡
      孔子老師
      孔子的一生
      孔子的一生
      孔子的一生
      老師,節日快樂!
      老師的見面禮
      孔子在哪兒
      六·一放假么
      如果孔子也能發微博
      追老師
      請假
      在线观看免费无人区电影
      <source id="z4iti"><menu id="z4iti"></menu></source>
    2. <ruby id="z4iti"><meter id="z4iti"></meter></ruby>
      <wbr id="z4iti"><menu id="z4iti"></menu></wbr>

      <rt id="z4iti"></rt><wbr id="z4iti"><menu id="z4iti"></menu></wbr>

      1. <tt id="z4iti"><noscript id="z4iti"></noscript></t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