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i id="yvuke"></i>
      1. <rt id="yvuke"></rt>
            1. <rp id="yvuke"></rp>

              趁活著,把后事辦了

              2022-01-26 21:23劉正權
              當代小說 2022年1期
              關鍵詞:菜市場遺體

              劉正權

              趁活著,把后事辦了!

              有違“善欲人見,不是真善”一說了。

              發完朋友圈,趙武多打出個無比夸張的哈欠,把毛巾被往頭上一悶,打算睡個回籠覺。

              睡不著,是必然的,那個哈欠本想營造出一點儀式感,讓睡意光明正大襲來。偏偏,表演過了頭,趙武多自己都覺得這行徑怪異,腦海中殘存的那點睡意,消失殆盡。

              他體內的生物鐘,早開啟了預警狀態。

              一向以此引以為傲的趙武多,第一次對生物鐘的盡職盡責起了反感。

              你違反一下指令會死??!

              要知道,趙武多這么循規蹈矩的人,也是可以做出驚天之舉的。

              說驚天之舉,太言過其實,畢竟,全國已經有一百三十多萬人走在他前面。這讓趙武多有點泄氣,烏泱烏泱的一百三十多萬人中,他的舉動很容易被忽略不計,甚而至于連雪泥鴻爪都留不下。

              選擇發朋友圈,是因為趙武多不想成為那個忽略不計。

              總得讓身邊人驚一驚吧。

              驚后面是奇,驚奇之余,好奇心自會泛起,別人對自己的關注度,就水漲船高了。

              趙武多是那種活得很沒有關注度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沒能生出一夜成名的長相,更不擁有一舉成名的智商。

              愿意關注他的,除了老婆李麗英,便是兒子趙三有。

              趙三有名字寓意好,你有我有他有,這氣度,直接奔著胸懷天下去的。

              這是唯一讓趙武多欣慰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當趙武多把中國人體捐獻登記電子卡展示給趙三有時,他內心還忐忑著,條款上面清楚寫有,如果家屬不同意,他這個捐獻卡等同于白紙一張,聊勝于無都算不上。

              趙三有很認真地看了捐獻卡。

              趙武多以為兒子還會很認真看一下自己的,致敬英雄的那種看。不是誰都有勇氣把遺體捐獻出來做醫學研究用的。

              孰料兒子眼神潦草地滑過他,落到手機屏幕上。

              都看了二十多年了,難不成因為簽了遺體捐獻,他這個爸爸突然間就寶相莊嚴了?

              趙武多自己都覺得這個念頭起得可笑,有點滑天下之大稽。

              確實有違“善欲人見,不是真善”一說。

              是不是真善,不在趙武多的賬上算。

              他在微信中給老同學王燕妮留言,如釋重負的那種,總算能夠知道我死后去到哪兒了。

              能去哪兒呢?泡著福爾馬林的瓶子中啊。他最知心的大學好友——王燕妮第一時間回復。

              這么大的身體,瓶子裝得下?趙武多想象了一下,他刻意省去了開頭的“我”字。

              聯想到自己的身體,趙武多覺得為時尚早。

              王燕妮沒有覺得為時尚早,好像趙武多身體已經處于任人切割的狀態,我是說你的心肺肝脾!

              五臟六腑被掏的感覺讓趙武多心里猛然一空。

              好在王燕妮跟著一句話,讓趙武多心里馬上充盈起來,讓我捐獻眼角膜骨髓什么的,我目前還能夠接受,但要把整個遺體捐出去,我暫時做不到。

              有區別嗎?趙武多問。他確實有點疑惑,簽協議時,有在他前面簽過協議的朋友提醒他,我們簽的是捐獻器官,不是整個軀體。

              遺體也有尊嚴的!王燕妮的回復跟那些朋友出奇地一致。

              趙武多覺得這個回復經不起推敲,人死后什么都不知道了,單個器官跟整個軀體有區別嗎,非得說尊嚴,尊嚴都是給活著的人看的。

              留著軀體在,怎么都比灰飛煙滅了強。

              反正他的軀體不是留著給后人瞻仰的,這點趙武多很有自知之明,憑他這尊容,免費參觀都怕嚇著活人。

              趙武多參觀過動物標本展,知道隨著人類文明的發展,動物標本蘊含著無可替代的科學價值、觀賞價值及科普價值,那么作為人體標本,其科研價值豈不是更大?畢竟,人不像其他動物,可以在需要時捕殺。

              新冠肺炎肆虐時,那個留下遺囑捐獻遺體做病毒研究的感染者,讓趙武多深受感觸,人,不一定能使自己偉大,但一定可以,讓自己崇高。

              捐獻遺體,無疑是趙武多走向崇高的第一步。

              果不其然,有人在朋友圈給他點贊評論了。

              善欲為人知,不一定是偽善,而是為了傳播善;惡不欲為人知,則必是大惡。

              如此給力的評論,讓趙武多的頭在那一刻,如同歌手韋唯在《亞洲雄風》里唱的,仰成了高昂的山。

              昂頭好啊,可以治療頸椎病。

              自我感覺良好的趙武多就這么出了門,老婆李麗英有交代,中午做酸菜魚給兒子吃。兒子參加工作后,懂事了許多,回來吃頓飯吧,還弄得特矯情,說想吃媽媽的味道了。

              李麗英的廚藝平常,平常趙三有再怎么矯情,都不好意思用“聞香下馬,知味停車”來形容,幸好有“媽媽的味道”這句爛大街的話,來熨帖一下李麗英,還能讓趙三有不至于難為情。

              說爛大街呢,真有爛大街的一問在微信朋友圈的評論中出現了,是趙武多的另一大學同學吳珍珍,自詡有思想的一個女人,身體發膚受之父母,捐獻遺體這么大的事,向父母申請過了沒有?

              趙武多想了想,決定用一句有思想的話回敬她,這叫師夷長技以制夷,父母給了我身體發膚,就是讓我有自己的思想。

              言下之意,這是趙武多思想升華后才做的決定。

              像是為趙武多站隊似的,馬上有王燕妮跟著評論,趙武多你思想境界很高??!

              王燕妮是當年的班花,班花的贊譽讓趙武多心里很是受用,老規矩,秒回,也沒多高,就九重天那么高。

              九重天那么高,這話有出處,因為漂亮,讀書時大家都把王燕妮比作九重天的仙女,想要跟仙女比肩而立,當然得有九重天的思想境界了。

              李麗英打死都沒有九重天的思想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對趙武多這個先斬后奏簽下的協議,后知后覺的她是堅決持反對態度的。

              作死啊,你這是?李麗英到底看見趙武多的微信內容了,口氣明顯透露出不敬,沒見過好端端活著,把晦氣惹上門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什么晦氣不晦氣的,人從一生下來就在一步一步走向火葬場!趙武多辯解說,掩耳盜鈴就能解決根本問題?

              不能解決根本問題也犯不著這么早就辦,不是還有幾十年活嗎?李麗英有的是話反駁。

              幾十年后不還得辦?趙武多自以為滴水不漏把李麗英拖進另一個話題,正得意呢。

              幾十年后還得辦,你以為你說了能算?李麗英一個回馬槍殺了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家,趙武多還真的說了不算。

              他們的家庭名分不是嚴格意義的夫妻,更多的時候,趙武多是秀才,李麗英是兵。

              秀才趙武多跟李麗英這個兵談思想境界這些虛無縹緲的東西,是行不通的。

              好在趙武多早準備了第二套方案。

              一個于情于理都能說得通的方案。

              情理情理,情在前,理在后。

              趙武多一副推心置腹的語氣,麗英你還記得上周給咱爸下葬買墓地的事不?

              咱爸,是趙武多對李麗英父親的稱謂,很貼心。趙武多自幼父母雙亡,跟著哥哥嫂子長大的。

              下葬?買墓地?

              對啊,咱爸活著時常嫌住的地方擠,這話你該記得吧?

              記得!李麗英眼圈紅了,為了孩子們有個寬敞住處,李麗英父親自己租了一個地下室,把房子讓出來還分了一份給她這個出嫁的姑娘。

              老爺子是新冠疫情防控期間因咽喉癌去世的,趕上喪葬高峰,墓地貴得讓人咋舌,只能委屈老爺子在殯儀館的小格子先待了幾個月,上周才下葬,在公墓買的墓地,小得墓前只能容納兩人并排磕頭。

              體積稍微大一點的兩人并排,就磕別人墓地上了。

              整整一周,李麗英都耿耿于懷,趙武多理解李麗英的耿耿于懷,老爺子肯定是死不瞑目的。

              趙武多之所以簽遺體捐獻協議,不是擔心自己死不瞑目,他是在給老爺子辦理后事期間,跟一個醫生聊天時,突然覺得為了祖國的醫學發展,自己應盡匹夫之責。

              我們當年上解剖學的課,全班幾十個學生,醫學院只能提供一具人體,而西方發達國家的醫學院,學生上解剖課,卻能提供給每個學生一具人體。

              多么大的差別。

              難怪西方醫學比我們醫學發達。

              趙武多頓時熱血沸騰了,我為什么不能捐獻出自己的軀體呢,沒準兒人類某個醫學難題,通過自己的軀體研究試驗獲得重大突破,一下子就造福蒼生了。

              造福蒼生,多么蕩氣回腸的字眼。

              多么氣沖霄漢的豪情。

              剎那間,趙武多做出了這么個決定,捐獻自己的軀體。

              書上說一念有九十剎那,一剎那中又有九百生滅。

              念頭升起的剎那,趙武多自認為軀體已經越過萬水千山,九百生滅了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生滅,跟行尸走肉可是天差地別的。

              麗英你仔細想想,對咱爸,你是不是有抱憾終身的感覺?

              話,一下子擊中李麗英心坎。

              對老爺子,她確實有抱憾終身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  老爺子一生很少為自己著想,難得想到自己頭上一次,身為子女偏是無能為力。

              難不成,你想三有將來跟你一樣?

              三有跟我一樣?李麗英不解。

              跟李麗英掰扯,得務實,趙武多字斟句酌說,我這遺體一捐獻出去吧,可以給三有省去很大一筆開支的。

              你這是咒三有將來沒出息,連爹媽的墓地都買不起?李麗英急眼了。

              瞧你瞧你,趙武多笑,錢要用在刀刃上,這不是你常教育孩子的嗎?

              李麗英喉嚨響了一下,啞了口,這話她不但說過,還時常在嘴里當歌唱。

              還有啊,你想過沒有,趙武多循循善誘,地球上土地資源日漸緊缺,我這么做還可以給后世子孫留一塊土地。

              曉得你這塊土地留給哪個后世子孫了?被趙武多套進話題陷阱的李麗英找不出合適的話來反擊,只好悻悻地嘟囔了這么一句。

              “天下皆為江東,河山即是父老”,地球都成村了,再分哪個后世子孫,有意義嗎?慷慨激昂地說到這兒,趙武多面上露出微微一笑,他知道,李麗英這一關總算過了。

              換句話表達,趙武多可以在九重天那么高,享受別人對自己的致敬了。

              趙三有沒有致敬趙武多的想法,至少目前不會,趙武多的死,對趙三有來說還是一個遙遠的話題,他活得那么精神,都精神得過了頭。

              在趙三有看來,精神不過頭誰無緣無故搞遺體捐獻。

              趙武多向來是屎到屁股門才脫褲子。這一舉動,實在是有反常態。

              由著他吧,就當是老夫聊發少年狂。

              殊不知,天底下的事,是不能由著人發狂的。

              尤其趙武多這種活了大半輩子,把日子過得削足適履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此刻的趙武多正在菜市場里昂首闊步——讀到這,喜歡較真的讀者肯定要在心里起問號,昂首闊步,菜市場?

              所有人印象中,菜市場是熙熙攘攘的,人頭攢動的,得,犯經驗主義錯誤了吧,那是電影電視中的菜市場,是大清早的菜市場,是上午的菜市場,絕對不是趙武多這會兒在里面昂首闊步著的正中午菜市場。

              趙武多對買菜,有自己一套理論。

              雞鴨魚這類活物,沒必要大清早買了回家,殺了洗凈放到中午,怎么都沒現殺現做的新鮮。他樓下,就是菜市場,要多方便有多方便,像小時候鄉下的菜園子,離廚房也就幾步腳的路。

              趙武多的嫂子,每次做魚時,蔥蒜之類的出味料,都是要下鍋時,才把灶里柴火控一下,甩開膀子三兩步躥到菜地,拽一把蒜,掐幾根蔥,在堰塘邊洗干凈,甩著水珠子到案板上,三兩刀切成段,丟鍋里,那會兒鍋里湯水正突突跳著,蔥蒜投進去,如果你足夠細心,完全可以聽見它們嗞嗞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  蔥蒜怕疼,直接鉆魚身體里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那魚湯就特別鮮美。

              趙武多這會兒去菜市場,不是為了買蔥蒜,菜市場的蔥蒜,一個個都要死不得活的樣子,他是買那些水池里養著的鮮活的魚。

              時間掐得好,魚下鍋時,尾巴還能甩出幾點漂亮的油花,魚身子還能在鍋里蹦跶幾番,那魚的口感,跟殺了半天的魚比,肯定天差地別。

              李麗英的廚藝差點不要緊,可以借這個鮮活無形中拔高。

              趙武多是個有心人。

              昂首闊步不是他多么目中無人,目中無人是需要金錢地位來支撐的。

              趙武多的昂首闊步,是玩減法。

              一來省得碰上熟人打招呼,二來直接向目標靠近。

              正中午的菜市場,基本可以用八竿子掃不到一個人來形容。

              為什么是八竿子掃不到一個人呢?這一問讓趙武多腦海分了下神,老人常說,一只手抓不住兩條魚,八竿子得用幾只手抓起來掃?

              眾所周知,人只有一雙手。

              太不嚴謹了,古人。

              作為今人的趙武多,大有必要,在以后的生活中,規避開這些不嚴謹的做法和行為,省得被后人質疑。

              至于眼前,趙武多腳步停頓下來,他想起早上發的那個朋友圈。

              趁活著,把后事辦了!這話,應該經得起推敲吧。

              他停腳的地方,很巧,正是一家賣魚的攤位。

              賣魚的攤主陳大才,跟趙武多很熟悉。

              草魚?還是三斤左右的?陳大才嘴里這么問著,手已經下去水池里抓魚了。

              這一問看似多余,其實一點都不,既打了招呼,又省去客套,陳大才不是步趙武多后塵玩減法,他是吆喝半天了,嗓子干,喉嚨疼,能不費口舌,盡量不費口舌。

              趙武多還沉浸在對自己朋友圈那句話的說文解字中,陳大才這一問他壓根兒沒聽見。

              陳大才以為趙武多沉默就是認可,二話不說,抓起魚往地上狠狠一砸,過秤,跟著沖電子秤上的紅燈努嘴,示意趙武多自己看價,付款。

              魚被砸蒙了頭,過完秤,從疼痛中清醒,開始了垂死掙扎。

              掙扎無效,陳大才非常嫻熟地刮鱗,剜鰓,破肚,血水還沒淌出,陳大才的手已經麻利伸進去,一把將魚的內臟全部掏了出來,往攤位前那堆垃圾上一丟。

              陳大才丟的力道大了點,有血水濺起來,砸在趙武多小腿上。

              大夏天,趙武多穿得很清涼,上面是一個小背心,下面是一條沙灘褲。

              受了驚的趙武多從臆想中醒來,眼光落在那堆魚內臟堆積成的垃圾上,你干嗎?!

              給你殺魚??!陳大才很奇怪趙武多有此一問。

              給我殺,趙武多眼睛從魚內臟上緩緩移開,我要你殺了?

              陳大才一怔,趙武多確實沒有要自己殺魚。

              經驗是生活最大的敵人。這話終于得到印證。

              不殺魚你站我攤位前干嗎?陳大才心疼這筆生意沒做成,語氣中有了不滿。

              站你攤位前當然買魚??!趙武多一開口,陳大才又犯常識性錯誤了,敢情趙武多只是跟自己開個玩笑。

              夏天,人憋悶,開個玩笑好,敞氣,透汗。

              這么一尋思,陳大才心情透爽了,你小子,跟我玩幽默呢。

              幽默是需要智慧的,陳大才高估自己了。

              趙武多沒打算啟用自己的智慧面對當下的生活,買條魚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草魚,三斤!趙武多很認真地說。

              陳大才把手里的魚提了提,再指一下電子秤。

              我要的魚,不是你這種殺法!趙武多這次的神情不是認真了,是鄭重。

              我攤位擺了多久,魚就這么殺了多久!陳大才有點不明就里。

              你可以換一種殺法的!趙武多耐著性子,人都可以換種活法的。

              陳大才不耐煩了,使勁把魚往趙武多面前一丟,就這種殺法,你愛要不要。

              趙武多說你肯定沒看我朋友圈。

              看朋友圈能多賣一條魚還是咋的?

              你看看,今天就可以多賣一條魚!趙武多嘴角露出一絲笑。

              這笑,讓陳大才沒來由地覺得詭異。

              好奇心讓他忍不住掏出手機,打開微信。

              趁活著,把后事辦了!什么意思?陳大才是那種不求甚解的人,對文字方面的東西向來潦草,費腦子的事,犯不著。

              文字下面那張配圖,他完全無視了。

              他只記住了“辦后事”三個字。

              辦后事,得很多魚才夠??!這是他的第一反應。

              這種反應是連鎖的,陳大才趕緊打電話,說有人辦后事,需要緊急調魚,他水池養的魚,沒幾條了。

              還好,接電話的人很愿意費腦子,陳大才你他媽白活了幾十年,哪有辦后事用魚的!

              一通熊罵,令陳大才恍然大悟,他們這地方有個不成文的規矩,白事席面上是不能出現魚這樣菜的。老祖宗遺訓,白事不食魚,原因再簡單不過,“魚”與“余”諧音,“白事有魚”因其諧音“白事有余”,太不吉利。

              誰愿意白事有余,那不是咒自己家門不幸嗎?

              你看看,今天就可以多賣一條魚!趙武多是成心消遣自己呢,陳大才抬起頭,滿腹疑惑抓了一下頭,他剛追劇看《水滸傳》魯提轄拳打鎮關西這一集,魯提轄找由頭打鎮關西玩的不就是這個套路?

              問題是,自己一個賣魚的,一沒本事欺行霸市,二沒能力欺男霸女。

              退一萬步講,自己欺行霸市欺男霸女了,趙武多也沒魯提轄那三拳打死自己的能耐啊。

              如果不是做生意講究和氣生財,看在老主顧份上,陳大才不欺負他趙武多已經是謝天謝地了。

              朋友圈,陳大才看了,現在他倒要看看,趙武多怎么多買一條魚。

              看了?趙武多見他視線從手機上滑落,問。

              看了!陳大才視線飄忽著,答。

              沒在陳大才目光中發現期待中的致敬,更沒在陳大才的聲音里發現期待中的震顫,趙武多內心的憤怒可想而知。

              擱古時,自己這一行為稱得上義舉,可以進史書,可以立牌坊。

              你陳大才,充其量就是一引車賣漿之流,怎么可以對生命沒有敬畏之心?不行,得讓你知道大自然中所有的生靈,都是平等的,人類只是大自然機體上普通的一部分,人類只有與大自然中其他生物平等相處,才會不受滅頂之災。新冠疫情的爆發就是大自然因為缺少人類的關愛而選擇的回擊,盡管這個回擊是無意識的,但其對人類造成的危害,卻是觸目驚心的。

              不能奢求人類不吃魚,那么,對死去的魚的內臟,表達一下適當的敬意,總能辦到吧。

              人,不能自私得只曉得唯有自己的遺體有尊嚴。

              書上怎么說?人,是由魚類進化而來的。

              趙武多從來沒有如此強烈地要對一條魚的內臟表達自己的尊重,肯定不會把魚的內臟裝進福爾馬林的瓶子里泡著,這不現實,但完全可以用一個大的方便袋裝著,不用讓這些內臟暴露于污水橫流的地面,任由蒼蠅在上面直升飛機般,嗡嗡嗡,一會兒俯沖下來,一會兒騰地升空。

              撇開人道主義層面不說,對環境衛生也大有裨益不是?

              你再看看!趙武多非常執拗地把手機再度遞到陳大才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還讓不讓我做生意了?陳大才被趙武多搞得心頭火起,眼睛一瞪,手中的刀一揚,信不信我把你當魚一樣在砧板上剁了?!

              信!趙武多冷笑,我還信你能把我大卸八塊,不過剁之前我友情提示你一句,你剁的是國有財產,損害的是國家利益。

              國有財產?國家利益?陳大才著實驚嚇著了,上升到國家層面的事,可不是開玩笑的。

              趕緊用圍裙搓干凈雙手,戰戰兢兢地接過趙武多手機,看微信屏幕上趙武多特意放大顯示的圖片。

              那是一張電子版的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登記卡,卡中心赫然寫著趙武多的名字,右下角寫著“器官捐獻,生命永續”八個血紅的字。

              狗日的趙武多,還真的把后事辦了,難怪買條魚這么豪橫。

              陳大才不吭氣了。

              看清了?

              看清了。

              給我挑一條三斤重的草魚!

              陳大才很聽話地蹲下身子在水池里小心翼翼地撈。

              怎么殺曉得不?看陳大才又舉起魚想要往地上砸,趙武多鼻子一哼,嗤出兩股氣來。

              怎么殺?趙武多腦海中閃現出人的軀體被大卸八塊的樣子,不寒而栗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怎么殺肯定都不會滿趙武多的意,《水滸傳》里鎮關西切肉的場景一幕幕再現在陳大才腦海。

              魯提轄先是要鎮關西給弄十斤精肉,切作臊子,不要見半點肥的在上面;跟著再要十斤都是肥的,不要見些精的在上面,也要切作臊子;最后再要十斤寸金軟骨,也要細細地剁作臊子,不要見些肉在上面。

              三通消遣下來,惹得鎮關西兩股岔氣從腳底直沖腦門,與魯提轄打起來,枉自送了性命。

              擱平時,陳大才不會怕趙武多。

              趙武多怕他還差不離。趙武多買魚,每次陳大才都敢短斤少兩黑趙武多的錢就是最好的證明。

              今時不同往日,趙武多可是連遺體都捐獻了。

              毋庸置疑,陳大才進入了理解上的誤區,他以為,一個捐獻遺體的人,一定是抱著必死信念的,否則,誰好端端活著,尋這么個晦氣。

              做生意久了,講究多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講究跟財富積累成正比。

              直白點說,陳大才現在日子很有的過,自然不愿意跟趙武多置氣了,一個將死之人,犯不著。

              還得躲著。

              陳大才躲得很巧妙,趙武多鼻子嗤出的兩股氣,他照單全收,更不忘深呼吸一口,陶醉之余臉上還滋生出一股無限敬仰的神情,趙老師啊,你讓我刮目相看了呢,才三日不見,這人生境界咋就飆升到讓我等凡夫俗子難以望其項背的高度了。

              難以望其項背,嘖嘖,只有致敬英雄才用得上的成語。

              先前陳大才口中的小子趙武多這會兒變成趙老師了。

              由此可見,陳大才是與時俱進的,曉得人體捐獻者死去后有個很莊嚴的稱呼。

              他給提前用上了,反正你趙武多不忌諱。

              如同魯迅先生在《一件小事》中寫的,趙武多這時突然有一種異樣的感覺,覺得自己昂首闊步的后影,霎時高大了,而且愈走愈大,須菜市場所有擺攤的人仰視才見。對于被他俯視并拋置身后的陳大才,漸漸地又幾乎變成一種威壓,甚而至于要榨出魚攤下面陳大才藏著的小來。

              陳大才的小還真是藏著的,小有心機的那種小,他成功把趙武多綁架到九重天高的境界,慨然贈送了一條活魚給趙武多。

              面對陳大才強烈要表達的敬仰之情,趙武多肯定無法拒絕。

              怎么殺這條魚,不用陳大才操心了。

              贈送的東西,趙武多沒有理由讓陳大才付出額外的勞動。

              提著魚,趙武多幾乎飄飄然進了家門。

              是李麗英一聲暴喝,讓他倏然醒過神的。

              叫你殺條魚回來,比殺牛還難??!

              糟糕,趙武多有如醍醐灌頂,魚還沒殺呢。

              像是證明自己生命力有多么旺盛,那條草魚尾巴使勁彈了兩下,帶有魚腥氣的水珠濺到了他臉上。

              你說你,這輩子能干成點什么人事?李麗英一把奪過魚,惡狠狠往地上一砸,趙武多感覺自己的頭狠狠撞在地板上。

              你干啥?趙武多遭了電擊一般,身子猛地扭成一團。

              魚很配合趙武多,頭尾蜷曲著,做垂死掙扎狀。

              殺魚啊,難不成指望你來殺?李麗英氣咻咻地說。

              殺魚這種事,確實指望不上趙武多。

              說話間,李麗英已經非常嫻熟地刮鱗,剜鰓,破肚,血水還沒淌出,李麗英的手已經麻利伸進去,一把將魚的內臟全部掏了出來,往廚房里的垃圾袋一丟。

              李麗英丟的力道大了點,有血水濺起來,砸在趙武多小腿上。

              趙武多穿得很清涼的小腿上再次受涼一驚。

              跟在菜市場的表現不一樣,趙武多沒有吭聲,他悄悄蹲下身子,小心翼翼地把魚的內臟用手輕輕捧起來,走到水龍頭下,用水輕輕沖洗著。

              然后裝進一個玻璃瓶中。

              要不要買點福爾馬林回來給泡著???趙三有的聲音嘻嘻哈哈響起。

              趙武多不說話,惡狠狠瞪了趙三有一眼。

              那一眼瞪得力度太猛,趙武多眼淚居然飛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還好,沒有淚飛頓作傾盆雨。

              神經了吧,你!李麗英那會兒已手腳麻利將魚洗凈,油鍋里火候正好,嗞啦一聲,魚躍入鍋里,油煙和著水汽彌漫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嗞啦聲繼續,沒人聽見趙武多帶著哭腔的那句話——魚,是我們的祖先呢。

              是祖先又如何,魚的記憶只有七秒。

              進化成人的過程中,有沒有滋生趁活著把后事辦了的這個想法,魚肯定不記得。

              猜你喜歡
              菜市場遺體
              噴噴香的太陽(節選)
              魚的嫁妝
              菜市場
              各界群眾參加陳忠實遺體告別儀式
              熱鬧的菜場
              買菜記
              菜市場的早晨
              法航29具遇難者遺體被打撈
              表錯情
              中文字幕人妻高清乱码
              1. <i id="yvuke"></i>
                1. <rt id="yvuke"></r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rp id="yvuke"></rp>